餓鬼ノ火車

【集合不如看置顶的目录】
立派KKL目指
❤/缀恋初心/❤
主KT,吃TK但是不产粮
不分号
脑洞交给我!
!!这辈子绝不写BE!!

【原中同人】忠诚者游戏(猪鸭缀恋KK)第二循环3

Chapter 3 暴露

第二循环比起第一个来就显得沉重多了。

一日三餐也不再聚在一起,大家都是沉默着,然后各自拿了各自去吃。大部分情况都是两人一组,结成的忠诚者与效忠对象呆在一起。

而砂叶最终也还是没有把监控室的秘密告诉青姬。

相反,她在考虑另外一件事情。

游戏所说的“11点到第二天凌晨3点不可以离开房间”,这其中的“房间”究竟包不包括监控室?

然而她没想到很快她就迎来了一个证实的机会。

 

第三天午餐的时候,她和青姬下楼晚了一点。

伽椰子坐在餐桌旁双手交握低着头喃喃自语,这一点并不奇怪,因为她自从儿子死了之后就是这样的状态。然而唯一不同的却是,她今天会时不时地撩起眼皮看看坐在旁边不远处的Hyde。

砂叶几乎立刻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事实上,她们也在想同样的事情。不过她们没那么蠢,没有把目标放在Hyde身上。

虽然伽椰子看起来比Hyde高一些,但对方毕竟是个成年、甚至正直壮年的男人。也只有偷袭了吧……用的是什么?尺子?钢笔?反正房间里是没有刀子之类的利刃的。

或许是筷子?

砂叶猜测着,青姬已经先她一步来到Yasu旁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然后用很轻微的动作扬了一下下巴指向伽椰子的方向。

Yasu愣了一瞬随即点头,看向青姬带了些感激的神色,让出旁边的座位让她坐下之后自己起身走到Hyde身边。

还没等说话午餐就通过升降格子送上来了。Hyde似乎什么都没察觉,反而带着淡淡的笑意说:“哎呀今天丰盛了呢,是海鲜盖饭。”

说着他起身去端饭,伽椰子也站了起来。但是没等Yasu出手拦下她就飞快地向着Hyde扑了过去,手里的东西看那气势是要直接扎进他的脖子里的。

“Hyde桑!”Yasu大惊失色,他本以为伽椰子好歹会掩饰一下的,没想到她蠢到一站起来还离着Hyde老远就暴露了杀意。

他想伸手去拦,但是有人比他更快,伽椰子的手指还没摸到Hyde后背的时候就已经一把将她拦住用力一按放倒在地上。

青姬有些愣神的看着站在刚旁边不远的砂叶,又看看在地上按住伽椰子的光一,一瞬间有些不能理解。

砂叶究竟在想什么啊。卖人情?也不是这样卖的吧……

不过,既然如此……

“有没有绳子?妈的这个女人疯了!”光一已经快要压不住那个疯女人了,她手里那只钢笔正一下下往他手臂上戳,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用大到诡异的力气挣扎着。

青姬立刻跑到不远处的化妆间去找了两条看起来很结实的丝巾拿出来,然后帮光一把伽椰子捆了起来。

其他人全部都在看着。就连Hyde和Yasu也是,事不关己地看着。

“哎呀!”

绑腿的时候青姬力量太小一时间脱手,被伽椰子踹中胸口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就在旁边的Yasu立刻蹲下把她扶起来,而光一则气的抓着伽椰子的头发将她用力往地上一磕,接着她好像是晕过去了,好歹是不再挣扎了。

“没事吧?”“青姬?”“你没事吧?”

青姬脑袋里面嗡嗡作响,周围的声音她根本听不真切了,耳朵里面响彻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周围的人只看到她脸色白如金纸眼看着就要昏过去似的,却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走到光一旁边的刚小声说了一句:“不会是心脏出问题了吧……?”

然而就算猜测正确,他们也并不知道救治方法。

“我……没事……”

好在青姬挣扎了一会儿是缓过来了,气若游丝地喃喃着转了转眼珠,然后脑袋一歪又失去了意识。

“砂叶,你带她上去休息一下然后看看有没有被踹出什么伤吧。”Hyde站起来提议道,“我帮你们把饭拿上去。”

“行。”砂叶点点头,然后跟Yasu两个人把她架起来,走了两步之后回头恨恨地说道,“把那个疯女人关到囚室里去算了!让她跟她的宝贝儿子呆在一起。”

走在前面的Hyde顿了顿,转头看了光一一眼却什么反驳的话也没有说。

“光一……”刚轻轻拉了拉光一的袖子叫了他一声。

光一看着在自己脚下扭动的女人,又把目光转向刚,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也让他知道了自己的意思。刚想了想,也没有再阻止。

事情发展到这里,反倒是方便了他们,不用特意找出一个提前弄死的人了。

反正也只是稍微熟悉一点的陌生人,比起自己也要参与进去的死亡轮盘赌,他们还是更乐意直接排除出这样一个必死的人。

“我来吧。”光一下意识不想让刚动手,虽然不是直接下手杀人,不过……还是会有愧疚感的吧。

他一个人把伽椰子拖到囚室把她的手拷在墙上垂下的铁链上面。囚室中已经飘散起若有若无的腐臭味,光一也没有多呆,确认把她绑牢固了之后就出了门,对站在门口一直投来担心目光的刚点点头,拉着他的手腕带他回了房间。

“光一……光一!”在楼梯上刚就叫了起来,“你流血了!”

“嗯?”光一抬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自己手臂处的衬衣已经染上了血红色,他继续拉着刚上楼回屋之后,刚立刻拉过他的手来帮他把袖子挽了上去。

小臂外侧到大臂有一连串的血点,几个深的还在微微渗血,不过也都不严重,划痕只有一道,那里看起来比较严重,整个皮肉都给划开了,也是那里出血最多。

光一看着刚一脸心疼五官都快皱成包子了,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他的脸颊:“没事啦。刚刚那个疯女人拿钢笔戳的。”

“快过来清理一下。”刚也不管他在说什么,强制性把人拖到卫生间把水温稍稍弄得不那么冰凉之后小心翼翼地帮他冲洗伤口,然后扯过晾在旁边自己刚洗过的T恤帮他擦了擦。

“那个,刚,不用了,你的衣服都弄脏了……”“闭嘴!”

不得了了竟然发火了……光一老老实实把剩下的话吞进肚子里,乖乖任他呲牙咧嘴地撕了衣服帮自己缠好手臂然后剩余的丢到水池里拿水泡着。

刚忙活完之后抬眼一看,光一故作乖巧的那副模样里面还带了点委屈可怜兮兮地瞅着他,顿时笑了出来,一边帮他重新挽好衬衣的袖子一边念叨着数落他:“你看吧!离了我你还会干嘛!要是没我看着,是不是干脆连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

“这个还是能看出来的……嘶!”光一才嘟囔了一句就被刚狠狠拧了一下,立刻呲牙咧嘴地继续装乖,也不反抗了一边听着数落一边点头附和,“嗯嗯嗯是是是,我需要你在身边。”

刚闭了嘴瞪了他一眼,当然要是没有他唇边用力忍也忍不住的笑容就更像那么回事了……

---------------------------------------------------------------------------------------

青姬睁开眼睛之前就已经清醒了好一会儿了。

来这么一下子,自己的病大概也就藏不住了吧……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下一循环的话……如果没有人跳出来,那么自己也就危险了吧……

“唉。”她轻叹了一声睁开眼睛。

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砂叶就坐在不远处,翻着一本什么书,听到动静之后立刻向这边看过来。

“你没事了?”她放下书确认道。

“嗯。”青姬点点头坐起来,摸了摸胸口,心跳还算正常,又自嘲地笑笑,“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有时候会有心跳过速的情况罢了。”

“她可把你踹的不清呢,都有淤血了。”砂叶指指她胸口。

“诶?”青姬一愣,立刻跳下床跑到洗手间扒开衣服照了照镜子,果不其然刚刚被踹的地方有一个紫红泛青的印子。这么说自己就算心脏没问题也有可能被她踹的直接昏过去喽……那么说还有救,嗯还有掩饰的余地。

只要砂叶她不说……

她心事重重地走回床边坐下。

“伽椰子被关在囚室里了。”砂叶开口说道。

也正好,她需要验证一下待在一楼那些房间里是不是安全。这样的话,说不定自己在最后可以制造出自己失踪的假象,这两天积攒一些好储存的食物和水,然后在里面躲着,看他们自相残杀之类的……

砂叶的计划草稿打好了,不过待验证的地方还有很多。

“那她岂不是会被……”青姬担心地喃喃,“不对……游戏似乎是说……”不能离开房间,那么囚室算不算房间呢……

“只有等明天早上见分晓了。”砂叶见她也想到了这一点,就没有多说下去了。

 

============================================

嗯哼!伽椰子这种炒鸡大boss(误!)当然只有光王的王霸之气(?!)才能镇住啦www咳……

唉可怜的其他玩家整天提心吊胆怕被杀不说还要被两位爷闪瞎眼……默哀。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餓鬼ノ火車 | Powered by LOFTER